七百个萌萌站起来

诚信肥宅_(:з」∠)_
不定期更新没营养日常碎碎念和一点脑洞

【白谦】假戏真做

社会对LGBT文化接受度良好的设定;

主CP白谦,其他CP可能会有…

其他设定一时想不起来,如果还有的话之后再补充8


-

 

       白石双手环胸坐在副驾驶座上,夜里盘山公路的反光标和路灯快速地在窗外往后退去。车子转了一个大弯,不远的高处便出现了一座庄严大气的大宅子,在一片漆黑的山体中闪闪发光,宛如悬浮在夜空中的神殿。
       “那个像是给国王住的大房子就是你家吧?”谦也灵巧地转动着方向盘问道。
       白石没有回话,表情冷若冰霜,冷得谦也都想把空调的风力调小一些。
      “我就跟你说过我不会让你迟到的,虽然时间还很富裕,从这里开始我要再加速咯。”谦也的眼睛亮亮的。
       要看离那栋宅子越来越近,白石在用眼光打量了谦也两次之后忍不住开口:“前面你要小心,那里有一个…”
       白石话还没说完,谦也漂亮利索地漂移通过了一个急弯。
       外观看起来破破烂烂好像多颠簸几下就要散架的小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大宅子门口,大门口早已站了一位身型笔挺的老管家和一排佣人。
       “哇哦~你们大户人家还真是有排场啊…不管怎么说,我就像承诺的那样在20分钟内把你成功送达啦。”
       白石却并不急着下车,保持着双手环胸的姿势看着谦也,一言不发。
       谦也莫名其妙地被白石这么打量着,过了半分钟他就憋不住了:“我知道你的车被我撞成那样我可能一时半会赔不起,我也没有打算让你看在我及时送你赶上家族聚会的份上给我打个折扣什么的…啊总之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跟我下车。”白石说完便打开车门下了车。
         谦也还盯着方向盘消化白石那句话时,白石已经走到了谦也床边拉开了车门。谦也一脸迷茫地下了车,下一秒白石就握住他的手,还是十指相扣的那种,谦也脸上的表情更加迷茫了。
      “少爷,欢迎回来,这位是……”管家已经领着一队佣人迎上来了。
      “去把忍足先生的车子开到车库停好,并让人做好保养。安排一个房间给忍足先生,最高规格的。父亲母亲到了吧?”白石牵着谦也就大步往前走,一边快速向老管家吩咐道。
       “这一切我会安排妥当的,老爷和夫人都已经到了。”老管家挥手让两个佣人打开了大门。
       白石拉着谦也走进屋子,客厅里站了十几个盛装打扮的人,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和贵妇人耳坠上的宝石晃得谦也眼睛疼,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本来屋里充满着谈笑与高脚杯轻碰的声音,随着白石的到场,所有声音戛然而止,房间内的温度似乎都陡然下降了几度。

      “藏之介,怎么来得这样迟?”一位眉宇间透着威严,气度不凡的老者从人群中走出。
      “父亲。”白石唤道。
      “叔叔,藏之介哥哥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公事耽搁了,白石家族的事业在藏之介哥哥接手后蒸蒸日上,不难猜平日里他付出了多少心思与精力。”老者身后钻出一个身着紫色礼服的美丽少女,声音清脆悦耳。
       少女说完,嘴角带笑款款向白石走来,快速看了一眼白石与谦也十指相扣的手,又收回目光与白石四目相对,笑容更灿烂了几分。
      “藏之介哥哥,欢迎回来。这位是……?”
        当下的气氛让谦也一句话也不敢乱说,当他注意到女孩的目光扫过自己和白石握在一起的双手时,下意识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白石握得更紧。谦也看向白石的侧脸,所有人的目光此时也都聚集在白石身上,偶尔有人偷偷打量谦也几眼。
      “各位,晚上好。首先感谢大家前来参加白石家的家宴。其次,我为我的迟到向大家表示歉意,因为我在参加聚会之前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要去做,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今夜到来的各位,对于我们白石家,都是最亲密,最重要的亲人或朋友,所以在大家开始享用晚餐前,我有今夜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要向大家宣布。”
       白石悦耳却没有什么温度的声音轻轻在大厅里回荡,他稍稍停顿了一下,似乎是给那些聚精会神盯着他的人一些放松的时间。
       “作为白石家的继承人,本人的终身大事一直以来让父亲母亲与各位十分牵挂,十足重视,今夜借此机会,我很高兴能向大家介绍我的爱人,我未来的伴侣——忍足谦也先生。我与谦也已经交往有一段时间,当初由于我们的关系还没稳定到我认为足够的程度,遂没有向大家公开。幸运的是,在我和谦也交往的这段时间内,我们的感情经受住了考验,并在磨合的过程中更加确认对彼此的爱意,我们的灵魂现在已经贴合得更加紧密。时至今日,我们双方都十分笃定,对方就是自己将要相伴共度余生的人。所以我才决定去接谦也来参加今夜的家宴,借此机会,向我一直从心底抱有尊敬与感恩之情的各位,公开我的决定,分享我的喜悦。谁知,由于飞机晚点,导致今夜我们不小心压轴出场了。”白石说到最后,嘴角还勾起了一抹很浅的笑。
       白石说完,屋内陷入了别扭的沉默,几乎所有人似乎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只有白石老爷眉头紧锁。
       紫衣少女脸上的惊讶之情马上被甜美的笑容替换:“恭喜你呀,藏之介哥哥。祝你们幸福。”
     “谢谢,也谢谢各位的祝福。谦也一路奔波实在有些累了,我带他上去休息。今夜我也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带谦也上去安顿好后就不下来与大家共进晚餐了,还请大家见谅。”白石拉着谦也的手凑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他的手背,笑眼里满是宠溺:“亲爱的,向大家道个晚安吧。”
      “大…大家好,呃…晚安!”谦也像是被白石在手背上那一吻吻得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用仅剩的理智组织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谦也话音刚落,白石像是迫不及待似的,拉着他大步流星地走上了楼梯,消失不见众人的视线里。




    “好,cut!这条过。”一个没有起伏,比白石更加没有温度的声音打破了令人呼吸困难的沉默。
       所有人像是突然间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般,发出了受到救赎的声音,随即房间里充斥着嗡嗡的各种声音。
      “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辛苦了。”坐在导演椅上的年轻人面部表情与他的声音一样毫无波澜。
       群演和工作人员也纷纷回应着“财前导演辛苦了”便四下散开了。
       谦也和白石说这话从楼梯上走下来,谦也滔滔不绝地说着些什么,白石不时点点头说两句。
     “白石君,谦也前辈,辛苦了。”财前抬头对两位主演说道。
    “财前,快给我看看效果!怎么样,我这条比第一条好多了吧?”谦也飞奔过来揉着财前的头发。
     “是啊,这条你的表现是今天这几条里最好的,话说既然能做到这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做好啊前辈。”
     “喂!你小子!就不能夸夸我在没有导演指导的情况下能自己作出正确的调整吗!”
     “是呀,忍足前辈每一条都根据自己对角色的理解作出一些演绎方式上的尝试与调整,我也不由得更加入戏了呢。”白石也走到财前跟前。
      “都说了叫我‘谦也’就好啦!不过白石也很棒啊!尤其是公开宣布两人关系那里,明知道不是真心话,还是非常打动人呢!果然是你的帅脸有加成的吧?!”
     “哈哈,谦也过奖啦。”
      “我也觉得白石君最后那一笑处理得不错。”
       白石在公开两人关系后那一笑剧本上没写,是他在看到谦也在作出不同演绎方式的改变后擅自加的。


       这部剧是白石和谦也的第一次合作,这天是这部剧开拍的第一天,这幕是今天拍的第二场戏,这一场戏共拍了5次。
       财前只在开拍前给两位主演讲了戏并进行一些指导,后面几次重拍原因在于财前对配角和群演的表演做了很多指导与改变。比如他会对饰演女二的小坂田朋香说“请不要把对谦也的厌恶表现得那么浅显直白,你后面的戏份还很多,一个什么都写在脸上沉不住气的角色还能活过3集是很不合理的,你是白石的青梅竹马,你知道他迟早是你的男人,请你拿出正宫娘娘那种胜券在握大方得体的架势”;他会对饰演白石父亲的石田银说“你眼前的是你引以为傲的儿子不是天天跟你唱反调的逆子,你对他严格是你一贯爱他的方式,而不是分分钟想喂他吃108式波动球”;他会对群众演员说“虽然剧本上写了你们这些名门贵族就要对白石做出的声明进行各种质疑与冷嘲热讽,但是希望大家能够表现出惧怕白石老爷的样子,在最具权威的人开口说话前先表现出在察言观色的样子,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希望个别人能表现出一副小人得志之后窃喜的样子”。

       并非是演员业务能力不行,他们只是尽自己所能将剧本上的内容表演出来——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内容上讲就非常烂俗的剧本,然而剧组的人不得不硬着头皮拼上性命去拍。

       说是“拼上性命”并不夸张,从剧组导演到主要演员,来拍摄这部剧并非为了片酬,而是他们只能在“拍这部烂剧”和“被塞进汽油桶灌上水泥沉到江底喂鱼”之间做选择——剧本原是本地最凶残黑社会P组当家X斐老大的女儿两年前在沉迷某个男子偶像团体的时候,以自己和男团成员为主角瞎写的小说。两年后X斐大小姐突发奇想想把小说翻拍成电视剧,女儿控X斐老大扛不住女儿的撒娇攻势便发动人脉发话要把这事给办了。将原小说改编成剧本的工作是X斐大小姐亲自完成的,据说在改变过程中她还出于私人喜好多加了很多原先没有的桥段——即使她现在已经不怎么粉那个偶像团体了,而且主角也不再是“X斐大小姐本人”和该偶像团体的成员。

      “反正你那么喜欢玩业余赛车,这部剧的主角正好有擅长飙车这个特长,就你去吧。”谦也接下这部剧的那天下午,他站在老板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如是说,当时办公室的角落还站着一个带着枪的P组的小弟。

       随后不久另一位主角的也定了下来,是刚刚签下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工作室的白石藏之介。

       X斐大小姐在将原小说改编为剧本过程中,一直拿不定主意主角的名字要怎样改,就用A和B来先代替着,听说主角的演员定下来之后直接把演员的名字作为角色的名字。
       说到底这就是一部从剧本到选角都十分不走心的剧,更惨的是资金和条件方面也是十分敷衍,X斐老大虽然放话要把这事办妥,但在物质和资金方面并不慷慨,完全是让剧组自生自灭的态度。目前唯一能称得上是亮点的便是宛如神殿的“白石家大宅”,那是X斐老大自己手底下的房产,平日里用不上就随手给剧组用了,也算解了燃眉之急。

       谦也向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后,揽着白石的肩就坐上那辆小破车下山去了,剧组成员大都住在山脚下的廉价小旅馆里,连剧里那辆小破车都是谦也自己的车子。山脚下拍摄第一场主角由于一场交通事故相遇时用的破损保时捷,是谦也找到以前玩赛车的朋友磨破嘴皮子从修车厂拖来借用的——车子的原主人是个壕无人性的大少爷,车子撞坏了之后随便让人扔在修车厂就当自己从没有过这车了。




    “不管看几次,都觉得谦也的驾驶技术真是ecstasy呢~”车子平稳而快速地行驶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白石突然开口。

    “哈哈,我从4年前就开始在盘山公路上玩业余赛车了,NO SPEED SO LIFE嘛。”不管戏里戏外,谦也在高速行驶时,眼睛都会闪闪发亮。

    “拍摄的时候其实我都忍不住偷看几眼呢,剧里的角色没有办法像我现在这样明目张胆地看着呀。”

    “剧里的白石跟现实的白石有很大不一样呀,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完全没办法想象当时那个…唔,怎么说,用小春的话来说就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白石变成剧本里那个冷酷形象会是什么样子。”

    “很可怕吗?剧里的我。”

    “是很挺可怕的,我是真的被你的气场吓得不敢乱说话呢,本身就是一个具有震慑力的角色不是嘛。不过那个白石呢,虽然很冷淡,但是给人一种十分可靠安心的感觉,啊,这一点跟现实中的你挺像的。”

     “那你更喜欢哪一个白石呢?”白石伸展了一下双腿,单手支着头靠在车窗上,歪头看向谦也。

     “嗯…果然还是现实中的你会更受欢迎吧!啊不过,剧里的那个白石其实也很有魅力……”

     “你这样真像一个用‘啊啊买樱桃味的可丽饼还是香蕉巧克力味的可丽饼好呢’的随便态度在两个对你用情至深的女子高中生间摇摆不定的渣男呀,谦也。”

     “不管你把自己比作可丽饼还是女子高中生这个设定都让人接受不来的好吧!”

     “这是吐槽的点吗?”

     “话说我们把公开关系之后你在众人面前强吻我的剧情擅自改成吻手背,真的没问题吗?我们只是随口提了一下,但是财前那小子居然真的同意改,到时候P组那边追究起来可就麻烦了…”

     “那是我们一拍即合的想法,如果真的追究起来,我会和财前导演一起努力去说服的。还是说谦也觉得今天没被我亲到觉得很可惜?”

     “哈?我是不介意被白石亲一下啦~再说更刺激的我也演过。”谦也出道后的第一剧,就在镜头前毫无保留地露过屁股。

     “明天要拍的就是剧里的谦也被白石差点霸王硬上弓的那场戏啊。”

     “今晚要不要去我房间?”


-TBC


好久没有用电脑在LOFTER上发文……调格式调到蛋疼,总觉得还是不大对劲(x)





评论
热度 ( 10 )

© 七百个萌萌站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