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个萌萌站起来

诚信肥宅_(:з」∠)_
不定期更新没营养日常碎碎念和一点脑洞

无可奈何

【转眼S的生日又快到啦 把去年的生贺搬出来整理整理



【无可奈何】【XS】 

(又名:【孩子的事老子会自己负责的)】PS:并不是生子文)

(PS的PS:另含CP有8059 贝弗 6918 等) 







正值旅游的淡季,这个小镇本身又没有过多的人,把剑固定在左手的长发剑士在一个看上去连鬼都没有的清晨快速从一个小巷的这头穿到小巷的那头。

挥一挥剑上的血,不带走一个人头。嗯..一共十一个,任务完成。

不顾身后歪在巷子里身首异处的十一具尸体,长发剑士提着剑从容地走出巷子,就像和老婆吵架睡了一夜沙发后出来买包烟一样。 

“啊拉~这是怎么了~” 

巷子的那头好像有什么不应该在这时候出现的人出现了啊?如果只是个路过的,只能杀人灭口了。

不过,听着这声音,好像是个熟人来着? 


“没想到在这遇到你啊~小斯库~” 

“鲁斯利亚!” 

“小斯库你还活着~小贝尔知道了又要说‘真失望’了呢~” 

“你在这里干什么。” 

“小斯库这么问好过分~这不刚刚人家的外快都被你抢了~” 





“这里就是小斯库住的地方啊~~” 

“自己找地方坐吧。” 

“MO~要是别人还好说~~既然抢活的是小斯库~~那就没办法了~” 

“报酬老子一分都不会分给你的,老子自己还要过日子呢。只有茶了,将就着喝吧。” 

“小斯库你看起来过得不错~~就决定在这里待着吗?” 

“你们要是真想找老子,不可能找不到吧。” 说起来,都两年了啊。

“Varia那边,XanXus他们的脑袋还好好地待在脖子上吧?” 

“...”

“鲁斯利亚!”

“BOSS还是那么任性啦~小贝尔和小弗兰还是整天欺负列维啊~嘛~小斯库直接叫BOSS的名字,人家有点反应不过来嘛~” 

“现在事情都是你在负责吧。” 

“是啊~少睡了不少美容觉呢~” 

“...辛苦你了。”

“真不像你啊,小斯库。” 

“老子切了你啊!” 

已经不会再叫那个人“BOSS”了,自己也不再是Varia的雨守,不再是Varia的作战队长,再也找不到半个留在那个人身边的理由了。 


见过鲁斯利亚之后的几天,Squalo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人找上门来,他也没这样期待过。

两年前离开Varia,Squalo就从所有人视线中消失,没有人来找他,他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


马上Squalo就有一种把鲁斯利亚切成三块的冲动——当他某天做任务回来看到门前趴着一坨闪闪发光的..垃圾时。

“呀,Squalo!” 

“还活着呢?跳马。”括号井括号完。 


“别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嘛,Squalo,找到这我还费了好大的劲呢,明明地图上画得那么简单,我在这个小镇里转了三圈才找到。” 

“是啊,因为你边找还要边忙着把自己绊倒。” 

“咦,Squalo你这茶真好喝。” 

“别废话了,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贝尔和弗兰过几天正好会来这边做任务..” 

“好了老子知道了,老子不会出现的,反正,已经跟他们撇清关系了,你们就当从来没存在过我这人就行..” 

“不是的Squalo,事实上,是九代让我来的。” 

“那老头还活着啊。” 

“九代个人希望,你能去看看贝尔和弗兰,这次的对手不是什么狠角色,但九代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嘛,这都看你自己,再怎么说Vongola现任首领都已经是阿纲了。” 

“啧,该说的说完了就快滚,晚餐老子只做自己的份。” 

“那我就告辞了,Squ..啊!”迪诺·加柏罗涅,今天第12次因自己的右脚踩到左脚摔倒。 

“切,老子才没那么闲。” 




两年的时间,弗兰的个头总算长了那么一点,从贝尔用他那依旧恶趣味的小刀扎弗兰帽子的频率来看,弗兰的毒舌等级又上升了。

至于贝尔,倒霉孩子你除了个子和头发这两年你到底还长了什么?

“切,两个不长进的小鬼。”Squalo,还是去看贝尔和弗兰了。

几乎藏起了所有杀气,藏在很远的地方,贝尔和弗兰都不是省油的灯,敌人的数量还挺多,打起来没人会注意到Squalo。

观望了一会,Squalo觉得贝尔和弗兰完全搞得定,如果对方没有什么杀手锏秘密武器的话.. 

眼看贝尔和弗兰二人杀得差不多了,苟活下来的敌人突然掏出一枚戒指和一个匣子。 

Squalo觉得事情不妙了,因为这么远的距离他都看到弗兰那张面瘫的脸上写了“糟糕”二字。

这不是弗兰的幻术,Squalo心里想着要不要过去。

敌人点燃了戒指开匣,然后把匣子扔向贝尔和弗兰二人,这敢情是手榴弹?

从烟雾来看,匣子是雾属性的,贝尔弗兰二人马上被一大团烟雾包围住,Squalo留神到那些活着的都跟见了鬼一样死命逃。

敌人没有逃走,逃出了一定范围就站住了,都停在原地看着那团烟雾。

等Squalo绕到那群人身后把他们一个不剩拦腰砍断,那团烟雾已经散了... 

给老子等一下啊..这是甚啊?!! 



贝尔和弗兰都活得好好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某种意义。 

“臭小鬼!不要再往老子身上泼水了!淹死你信不信!” 

“麻麻,王子要看青蛙游泳。” 

“谁是你麻麻!都说了叫老子女王大人..呸!叫老子Squalo!” 

“啊,麻麻好凶,果然是后妈吧。” 

“老子好想砍人啊啊啊啊啊!!!” 

当你面对着两个你能一手一个托着他们屁股把他们托起来的小鬼,一个绿头发绿眼睛,眼睛还圆溜溜水汪汪的,一个金色的刘海遮住眼睛,皮肤白皙.. 

如果他们一个面瘫又毒舌,一个一开口就让你想扁他,你会看在【他还小,还长得太激发母爱了】的份上帮他们洗澡吗。

Squalo扎起头发挽着袖子蹲在浴缸前,瞪着两个明显一点都不怕他的臭小鬼,洗个澡给老子安分点啊,信不信一把火点了把你们做汤啊!! 



再回到之前,那团烟雾散尽,两个看上去很像贝尔和弗兰的小鬼在敌人的尸体堆里爬来爬去啊.. 

小盆宇刚刚是不是两个穿黑衣服的怪蜀黍路过了?你们的爸爸妈妈有没有教过你们陌生人给的胶囊不能随便乱吃?

Squalo真想当场找个自动贩卖机把头埋进去,当然,思考了三秒之后他放弃了,他抱起了地上爬的两个小鬼。

顺便说一句,虽然贝尔和弗兰存在年龄差,但是他们现在都变成四岁左右,这其中确实存在不科学性,但是不要在意细节,作者表示,只要萌就够了。




“Squalo啊,这次你真是帮了大忙了。” 

“事情变成这样,我也没想到。” 

和跳马通了电话简单说了一下现况,贝尔和弗兰两个小鬼睡个午觉的时间,九代就敲响了Squalo的门。

不到半个月时间,跟Vongola有密切关系的大人物还真是来了不少啊。

九代坐在沙发上和贝尔【爷孙】二人其乐融融——贝尔爬到九代肩上“嘻嘻嘻”地扯着九代的胡子,九代“呵呵呵”地散发着爷爷的光辉。 

“呵呵呵,当年捡到XanXus的时候,XanXus比他们大多了。” 

“带回去怎么养都随便你。” 

“不,老夫不打算带他们回去。” 

“老头,不要以为这两个小鬼变成现在这样就没用了,至少现在也不会是你的累赘的,看好了。” 

Squalo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向贝尔砸去,还趴在九代肩上的贝尔变出三把小刀对着飞出去。

一把小刀在半空中插进苹果,剩下两把直直朝着在远处朝贝尔做鬼脸的弗兰,小刀还没靠近弗兰,化成了烟,幻术。

“这两个小鬼,三个小时之前还不会自己洗澡。” 贝尔和弗兰,即使幼化,还是可怕的天才。 

“Squalo,老夫的意思是,这两个孩子拜托你了。” 

“什..” 

“只有让这两个孩子做XanXus的守护者,你才会放心吧,而且,你绝对不会害XanXus的,不是吗。” 

“...” 

“就当是为了XanXus,拜托了。”

“不用你说老子也会这么做的!” 跟九代没什么好隐瞒的,九代知道,Squalo自己也知道,只要能为XanXus做些什么,Squalo一定全力以赴。 

“鲁斯利亚说的没错,你变了很多啊,Squalo。” 

“老子迟早有一天要把他当成萝卜切了。” 

“其实老夫来这里,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又什么事?你又捡了个儿子?!” 

“迪诺,带他们进来吧。” 

“..别告诉老子这特么是山本武。” 

“哟,你就是Squalo吗,阿纲说你以前是我的师傅。” 

“切,是十代目哥哥让我来我才来的。” 

“Squalo,你也看到了,这两个孩子也拜托你了。”身后跟着手下的迪诺领着两个Squalo同样眼熟的小鬼进来了。

两个小鬼和现在的贝尔和弗兰差不多大,个子稍高的那个黑头发小鬼,带着灿烂程度不输跳马的笑容——山·本·武!

另外一个从发色发型到神态表情都有点Squalo亲生的嫌疑的小鬼一定就是沢田纲吉的左右手,Vongola的岚守兼山本武的恋人狱寺隼人了。 


“臭小鬼们好好给老子待在这,敢把屋子拆了老子就把你们拆了,要抛炸弹飞小刀的都给老子到院子里去,九代,跳马,我们谈谈。” 

“现在的情况很糟?孩子都帮你们带着了,老子有权知道些什么吧。” 

“少了雨守和岚守对阿纲来说确实棘手,不过阿纲和里包恩桑能应付得过来,这次的事,我看恭弥的斗意也出来了。” 

“至于Varia,Squalo,你相信XanXus的吧?”

“老子当然知道XanXus很强!”呼之欲出的自豪感。 

“实话跟你说吧,这次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手是谁。” 

“怎么会?!” 

“山本和狱寺也是在任务中冷不防地被敌人扔出的匣子弄成这样的,那个匣子我们捡到了,入江正一和斯帕那的研究结果是,匣子并不是什么高级的武器,而且山本狱寺和贝尔弗兰他们对付的不是一个家族,那两个家族的首领对匣子的事也不知情的样子。” 

“这么说是有人把匣子给那些家伙了,啧,早知道就留个活口了。” 

“让山本他们恢复的方法,六道骸和玛蒙他们也没有头绪。” 

“那现在西蒙家族和白兰他们呢。” 

“他们那边暂时没有问题,所以,他们目前对这件事并不会采取行动,阿纲也不打算打草惊蛇。” 迪诺强调了【目前】两个字,暗地里也开始了吧。 

“老夫也会托信得过的老友去打听打听的,Squalo,相信他们。”九代拍拍Squalo的肩。

“本来就跟他们没有关系了,说不上什么相信不相信。” 

“那几个孩子,放在你这边是最安全的。” 

“你们就等着看吧,老子会好好训练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复到以前的战斗力,在那之前,别死光了。” 

“那老夫就先告辞了,抚养费,老夫会让人私下打给你的。” 

“不用!!!” 

“哈哈,九代跟你开玩笑的Squalo,我也先告辞咯。” 

“回去后记得把贝尔刚刚黏在你鞋底下的口香糖弄掉。” 

“诶诶? 什么时候?” 

“真逊。”



 “迪诺啊,你说给Squalo打多少钱合适呢。” 

“九代难道你刚刚是认真的吗?!” 

“他可是XanXus唯一认定的人啊,再说,他现在养的也是老夫视如孙子的孩子们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迪诺,老夫还有一种感觉,觉得XanXus和Squalo不会就这么完了。” 




“贝尔菲戈尔,你要是真的那么想扔小刀,就朝那个白头发的炸弹小鬼扔好了,看看你先被炸死还是他先被你扎死。” 

“小鬼,你要是真的那么想成为‘十代目哥哥的左右手’,最好别现在就被贝尔弄死。” 

“弗兰,柜子里有一张光盘,是关于幻骑士的录像,你拿去看,晚餐前至少想出三种能让他生不如死的幻术。” 

“至于你,山本武,拿着你的剑给老子过来!” 

看着连剑都有点拿不稳的山本武,Squalo挺生气的,恨铁不成钢的那种生气。 

Vongola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XanXus要的那个最强的Vongola呢?!

现在能让Squalo紧锁的眉头微微舒展的,大概是山本武一次次倒在他的竹刀下再爬起来时不服输的眼神。 




“好了好了,开饭了,都给老子吃干净!一片菜叶子都不准留下!” 

“咦?隼人你不吃肉吗?”

“我不喜欢吃,如果剩下了,那个长毛会很吵的,所以都给你了!别剩下!我可不想被骂..” 

“哈哈哈,谢谢啦。” 

“别..别误会了!我才不是..才不是..反正你替我吃了就是了!” 

“嘻嘻嘻,青蛙,王子也把蔬菜给你,你把你的苹果给王子就是了。” 

“me不要。” 

“麻麻,王子要吃青蛙。” 

“贝尔,把你的刀子给老子收起来!弗兰!不要再用幻术往贝尔的碗里放蝌蚪了!还有,不准叫‘麻麻’!!” 




“小鬼,还不睡?” 

“吵到你了吗,抱歉啦。有点睡不着。” 

“被老子的竹刀劈到的地方让你疼得睡不着吧?过来,给你搽药,忍着点别叫啊,别把那三个不省事的小鬼吵醒了,尤其是贝尔。” 

“嗯。” 

“老子现在用的是竹刀,指不定明天你要面对的就是敌人的真刀真枪了。”不是人人都像你那么天真的。 

“Squalo,我和隼人,还有贝尔和弗兰,变成现在这样,是不是让阿纲他们很危险。” 

“是。”

“...” 

“但是我不会让那些人得逞的,放心好了。” 

“隼人想守护阿纲,我想守护隼人和隼人想守护的东西,Squalo,你能给我讲讲以前的我和隼人吗。” 

“怎么?对他有意思?” 

“嗯!我喜欢隼人。” 

“哼,承认得倒是挺干脆,喜欢他什么?”

“哈哈,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喜欢,很喜欢。” 

“你到底看上XanXus哪一点了。”跳马曾这么问过Squalo,Squalo没有回答。 

“当你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说不出你到底喜欢他什么。”Squalo听鲁斯利亚念叨过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娘娘腔又矫情,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Squalo?” 

“没什么,既然你想知道就告诉你好了,变成现在这样之前,你和狱寺隼人是情侣,放心,虽然他是首领控,他对你和对沢田纲吉的感情是不一的。‘Vongola的雨守和岚守’这可是一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组合啊。” 

“Squalo,拜托了,我要变得更强。” 

“那是当然的,你可是老子看中的人。” 

“对了,那Squalo,你这么强,你有想守护的人吗?” 

“me觉得有哦,麻麻的表情告诉me的。” 

“弗兰你醒了?” 

“me都听到了。” 

“王子也是。” 

“哈?连这小子的告白都听见了?”

“嘻嘻嘻,王子都听见了,顺便青蛙,王子也喜欢你。”

“白痴王子你睡糊涂了。”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呐。” 

“真是一群小鬼。”Squalo扫了一眼睡在最角落的狱寺隼人,这是装死还是装睡呢? 





接下来的一周,不只是山本武的刀法渐渐让Squalo的招架变得马虎不得,贝尔和狱寺隼人的战斗也不再是单纯地互抛小刀和炸弹,至于弗兰的幻术,Squalo也不一定一眼就能看穿。

看着几个小鬼的飞快进步,Squalo知道XanXus想要的那个最强的Vongola即使正处于最糟糕的境地,也不会倒下。 

Squalo在网上接任务也没有停,这里还有四个小鬼要养呢。

当Squalo确认客户是否已付款时,发现九代的私人账号汇过来一大笔钱,然后他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跳马破口大骂。

那通电话还是因为跳马接着电话去上厕所身边没有手下,结果手机掉进坑里而挂断。





一般来说,Squalo不在家,最闹的就是贝尔,山本武和弗兰都在独自练习,贝尔不是惹狱寺扔出更多炸弹就是做些让Squalo血压上升的事,比如拆冰箱,在玻璃窗上挖洞,把抓来的老鼠扔在浴缸里让它游泳.. 

所以这天,Squalo走到家门口发觉屋子里很安静,他就知道到事情不对了。

当Squalo踹门而入,云雀恭弥正悠哉地坐在沙发上喝茶。 

“沢田纲吉让我们过来的。” 

“玛蒙?”

“Squalo先生..BOSS说,让我和玛蒙前辈过来看看弗兰的情况。”这不是六道骸他大女儿吗.. 

“现在看来还不错,也不用我们特地调教了,不会向你要钱的,一切费用沢田纲吉答应过会报销,我回去还要申请带薪休假,因为在这边帮你带了贝尔一小时零十五分,我觉得我需要好好调养。”

沙发上的云雀恭弥让弗兰坐在他的腿上吃饼干,Vongola的云守是跟着玛蒙和库洛姆专程来看弗兰的?

早听说这万年中二又好斗的Vongola十代云守对小孩和小动物都特别温柔,现在云雀恭弥看弗兰的眼神就跟看他跟内变种凤梨生的女儿(?)似的。

怪不得弗兰爱管Squalo叫“后妈”,“亲妈”在这呢。

再看看贝尔,Squalo差点笑出来,死小鬼也知道看到“丈母娘”要安分点? 




“把我单独叫到厨房,有事?” 

“那只凤梨,让我单独告诉你,那几个变成这样是因为一种幻术,并不高级,或者说,是因为过于低级了,很难办。” 

是啊,现在已经不再是匣兵器的时代了,潮流是向着生物兵器和戒指合二为一的方向的。 

“这件事还有哪些人知道。” 

“里包恩,沢田纲吉,入江正一,白兰,还有XanXus。”

“嗯。” 

“头发还留着呢?”转身出去前,云雀恭弥留下这么一句话。

“哈,好一个已为人妻的风纪委员长!” 

“恭弥大人..”

“..回去了。” 

“你们要回去了吗,拜托替我和隼人向阿纲他们问好啊。” 

“山本武,下次我来的时候,要和你比一场。” 

“哈哈,没问题。” 



“头发还留着呢”,够狠的啊,云雀恭弥。 

“头发,剪了吧。”那个人那时是这么说的吧。那个人?XanXus。 

Squalo没有把那头银发剪去,他脱离了Varia,他在Varia的最后一个任务以失败告终。

随着那次任务失败,Squalo在别人眼里变成了“任务中殉职的Varia前任作战队长”。

其实Squalo的“死”有些人事先就心知肚明,当他去完成他在Varia的最后一个任务时,他没有带走戒指。 

Squalo现在的身份是“已故的Varia前任作战队长兼雨守”,那么Varia的现任作战队长呢?

不是鲁斯利亚,不是列维,谁来着?该死的,突然想不起来了。

不管是谁,都不重要了吧,反正和Squalo没关系,丫要是做得不好,Squalo偷偷去剁了丫就是。

跟XanXus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三年前吧,那真是糟糕透了的一年。 

Squalo现在想想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过过来的,就像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抛弃了那么多骄傲远离XanXus。

要说那一年里有什么最让Squalo印象深刻的事,没有,因为各种事情,一次比一次“印象深刻”,一件接着一件,让他有点喘不过气。

就比如,三年前的一天XanXus和Squalo约在一个露天的广场,那天晚上下了大雨,Squalo没有等到XanXus。

这样说还真是苦情得可笑,拍韩剧还是拍琼瑶?

事后Squalo也像狗血的电视剧里一样连个解释都没得到,Squalo不会向XanXus要解释。

两个人在Varia总部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晚上还睡在一起,闭眼前最后一眼是对方,睁眼后第一眼也是对方。

也难怪XanXus罕见地约Squalo在外面见面,Squalo会像个白痴似的原地等着。 



“Squalo!” 

“..嗯?怎么了,挥剑练习完成了?”Squalo发现自己刚刚在发呆。

山本武还没能使出时雨苍燕流。 


“那个..”山本武指了指门口。 

“喂!小鬼,发生什么事了?!”Squalo望向门口发现狱寺隼人皱着脸,一身灰地站在门口,膝盖手肘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嘻嘻嘻,看来是被人打了。” 

“不关你的事!” 

“小鬼,说清楚,发生了什么。” 

“都说了不关你们的事,不会连累到你的!” 

“隼人!”Squalo还没再开口,山本武抢着上去双手抓住狱寺隼人的肩,“告诉我们,出了什么事好不好?” 

Squalo不是没见过山本武认真起来的样子,以前狱寺隼人不太爱惜自己的时候,山本武就会像这样心急又有点生气,被Squalo看见又会是一顿骂。 

“..他们硬要说你是我的爸爸!他们说我跟你一样是白头发!说我和你那么像,长大以后也会变成大嗓门的长头发妖怪!还说..” 

“那些小垃圾不会还说‘就是因为你有这种爸爸你妈妈才会离家出走’了吧?”

Squalo知道周围的人是怎么看他的,懒得跟那些渣滓计较而已,没想到现在,哼哼.. 

“me也觉得你们很像呢,不会是亲母女吧。” 

“嘻嘻嘻,麻麻是王子的麻麻,不过王子心情好,也让麻麻做你们三个的麻麻吧,不用太感谢王子。” 

“不准叫‘麻麻’!!”

关于狱寺的母亲的事,Squalo也曾听山本武念叨过,从狱寺的反应来看,小鬼的潜意识里对有些事还是有反应的。 

“那你又怎么会这副狼狈相回来,嗯?” 

“因为我当时听了很生气啊!我..我动手了..放心吧,我没朝他们扔炸弹,他们要是死了你要负责的吧,到时候你把我扔出去怎么办,我可是答应过十代目哥哥要待在你这里的..” 

“所以说你就被那群嘲笑你的小鬼围攻了?” 

“...又不是我想这样的!” 

“知道那群小垃圾住在哪吗。” 

“带头的那个就住在对面街..” 




门被人粗鲁地踹开,正在餐桌上吃晚餐的一家三口惊诧地望向门口。 

“喂,听说你们家小鬼今天欺负老子家的小鬼了是吧?” 

“天哪!孩子他爸!那个野蛮人!” 

“爸爸你看!那个长毛妖怪带着他的野孩子来了!” 

“原来你们平时都是这么评价我们的啊?”Squalo露出了他鲨鱼般的笑容,上前几步。 

“你们,你们再敢上前..啊!” 

“哼,别跟老子说‘子弹不长眼睛’,老子的剑看什么不爽就削什么,不管是枪管还是你的脑袋。” 

“麻麻,王子才不是野孩子,我可是王子,嘻嘻嘻嘻..” 

“麻麻,被他们说成是野孩子,me也很不爽呐,me想用幻术把他们烤成火鸡。” 

“都说了几遍了不准叫‘麻麻’,算了,你们去吧,别弄死了啊,不好收拾。” 

“收到!”

看清楚了垃圾们,这几个小鬼才不是什么野孩子!这几个小鬼可是Vongola十代守护者和Varia的守护者! 

“你的剑带出来了吧,不上去补一刀?”Squalo敲了敲山本武的脑袋。 

“他不想伤害别人,算了吧。”狱寺跑过来拦在Squalo和山本武之间。 

Squalo和狱寺隼人都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狱寺隼人没有想到山本武会操起他的刀冲上去干脆利落地把这家人的饭桌劈成两半。

Squalo没想到山本武会使出了时雨苍燕流。 

“知道了吗,小鬼,山本武确实不想伤害别人,但他更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老子也是一样,不会让那些不起眼的垃圾妨碍你们的,老子可是答应过要让你们变回强大的守护者,去守护XanXus想要的那个强大的Vongola。





那天Squalo正带着四个小鬼从超市回来,Squalo提着贝尔,其他三人提着从超市采购回来的东西。

四个小鬼依旧整天打打闹闹没个消停,训练强度一天一天地加强,没有一个人有半句抱怨。

走到家门口,大门似乎被人以一种相当酷炫狂霸拽的方式轰开了。

Squalo使了一个眼神,四个小鬼会意地靠拢到Squalo身后做好准备,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当Squalo提着刀,小心地走进屋子,看到一个人正以一种相当酷炫狂霸拽的姿势躺着他的床上。 

“XanXus?” 

“回来了?”没有疑问语气的疑问句,Squalo百分之百确定这是真真正正的XanXus。 

“你怎么会在这。”Squalo不禁在心里为自己【临危不乱】的快速反应鼓起了掌。 

“死老头和那个沢田纲吉让我来找你。” 

“似乎是阿纲的朋友啊,隼人。” 

“既然是十代目哥哥让他来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他们让你来是因为?”Squalo真后悔当初没切了那老头,不过话说回来,XanXus会这么听话,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他们让我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 

“是出了什么事吗?!”Squalo认真了起来。 

“我失忆了。” 

“哈?哈?!!!!!” 

“他们让我来找一个银色长发的大嗓门剑士,就是你了吧。” 

“所以,为什么让你来找我啊?XanXus你真的失忆了吗?” 

“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们让我来找你,因为你是我的恋人,臭老头说的。”

“..你信了?” 

“从你一进门看我的眼神里确认了。” 

这算什么啊?!!!这也太犯规了吧XanXus!!! 

“还有。” 

“什么?” 

“我饿了。” 

“..我知道了,我去..唔!”

XanXus一点征兆也没有的吻让Squalo措手不及,只能干瞪着眼任XanXus的舌头在口腔里放肆。 

“我觉得我可以完全相信你了。”放开Squalo后,XanXus如是说。 

Squalo望着重新躺回床上一副理所当然等吃样的XanXus,有一种想对他说“其实你还欠了我500W你还记得不”的冲动。 

“..你们几个小鬼!还看!小心长针眼!” 

“白痴王子,不要用奇怪的眼神看me。” 

“哈哈,放心,Squalo,我刚刚有把隼人的眼睛捂上。”你自己倒是看得挺认真的啊,天然黑。 

“老子去煮东西,你们几个去把门装上,还有,刚刚都听到了吧,这个XanXus,今天起要和我们一起住。” 

“拔拔!” 

“贝尔你这死小鬼找死吗..喂XanXus,他是活的..” Squalo有些无语地看着XanXus把胆大包天叫他“拔拔”的贝尔揪着领子拎起来,当玩具一样研究。 

“me也想举高高。”别一副面瘫的样子撒娇好吗,很OOC好吗,XanXus你不用把他拎那么高也没关系的.. 

“原来是Squalo的恋人啊。”等等白毛小鬼你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山本武看你的表情很危险老子没骗你的.. 




“XanXus,那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 

“虽然我失忆了,你的台词是不是哪里不对。” 

“不要在意细节,XanXus你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掉下来了吗。” 

“哈?” 

“没什么,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失忆的。” 

“你是白痴吗。” 

“喂..好吧,那跟我说说你记得什么吧。”九代和跳马都跟老子玩关机是吧。 

“一醒来就看到让我很不爽的老头和小鬼,他们问我怎么样,我想记起些什么,但一下子头痛起来,就懒得再去想了。” 

“连自己叫什么自己是谁都忘了的那种程度?” 

“嗯。” 

“那他们都告诉了你些什么。” 

“对了,后来又来了一个头发五颜六色戴着墨镜看起来很恶心的人妖,还有一个背后插着伞看起来更恶心的章鱼唇。” 

“那是你的守护者,XanXus。”

失忆后的XanXus一定是把他从前想说又懒得吐槽的话说出来了。

“他们告诉我我是他们的BOSS,是Varia的首领,Varia又是那个Vongola的特殊暗杀部队。” 

“对,还有那个戴青蛙帽的小鬼和戴皇冠的小鬼也是你的守护者,不过他们以前不是这么小的。”Squalo用手比划了一下贝尔和弗兰原先的身高。 

“那你呢。” 

“我..我也是。” 

“我问你,现在Varia,或者Vongola的情况是不是很糟。” 

“我知道的不多,大概是吧,话说XanXus,你现在有战斗力吗。” 

“他们说这两把枪是我的。”XanXus掏出两把枪,握起来很顺手。 

XanXus对着一百米开外的一棵树开了一枪,马上有人从树上掉下来,一个来勘察地形的贼罢了,XanXus打中的是他的左眼。 

“也许事情没有糟糕到无法挽回,XanXus。” 



“XanXus,你想了解你的过去吗。” 

“不想。” 

“呃?” 

“告诉我我该知道的就够了。” 

“我说什么你都信吗。” 

“在这里除了信你我还能怎样,你不是我的恋人吗。” Squalo知道,XanXus现在是信任他的,可恶,这算什么啊,那个死老头..

这些大概是沢田纲吉的计划吧..这样就能够帮到Vongola和Varia吗。以后XanXus恢复记忆,一切就会回到原来的样子了吧,说不定会更糟?

会因为自己现在欺骗他而杀了他Squalo吧?

不管怎么样,Squalo现在能帮到XanXus,这样就够了。 

“那么XanXus,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就是,如果是以前的你,会去把一切蔑视Vongola和Varia的家伙轰成渣渣,因为你要的是最强的Vongola。” 

“我要做的就是变回以前那么强?” 

“是。” 

“那你呢。” 

“我会待在你身边的,直到你达成目标。”这一次老子一定会说到做到的,XanXus。 

“最好是这样。”XanXus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Squalo,脑子里蹦出“白痴”两个字。

看着这白痴的认真样,XanXus心里又确实高兴得不得了。 



“白痴王子,不要妨碍me的幻术练习。” 

“嘻嘻嘻嘻,反正王子练习完了,闲得无聊。” 

“那就去把墙上地上柜子上的小刀拔下来吧,然后me还要用幻术修补。” 

“让麻麻去做吧,拔拔来了以后,他都不跟王子玩了。” 

“me觉得麻麻从来都没想跟你玩,me也是,所以把导致从me的帽子上拿下来,堕王子。” 

“隼人,你练习完了吗?” 

“算是吧,我说你,那个..” 

“嗯?哈哈,这个啊?不会影响练习的,擦了药之后一点都不痛了。” 

“小心一点吧,别像昨天那样连夹菜的力气都没有,我可不会再帮你夹菜了。” 

“抱歉抱歉,不努力一点不行啊,隼人你比我更想变回以前那么强去帮助阿纲吧,我们以前不是很强的组合吗,我可不能拖你的后腿啊。” 

“...要我帮你夹菜也不是不行..喂,小刀混蛋,你很闲吧,我们再练习一会。” 

“王子正有此意。” 



“Squalo。” 

“啊?啊,XanXus。” Squalo正在屋外空地上望着窗内那一窝小崽子,在XanXus看来,还挂着莫名又白痴的笑。 

“那个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就算了,为什么你不和贝尔和弗兰一样叫我‘BOSS’”你不是我的守护者吗。 

“啊,那个,BOSS..” 

“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了。” 

“那,你刚刚叫我有事?”

“多试了几次,是这样?”XanXus做了持枪的动作。 

“你以前比较习惯坐着战斗,如果是站着的话,应该稍微这样一点..”Squalo说着走到XanXus身后伸手去调整角度上的细节。 

“大概就是这样..XanXus?”Squalo稍稍抬头,发现XanXus正看着他。 

“怎么了?”明明这几天XanXus练习得挺认真,也没表现出不耐烦啊,

“累了吗,还是饿了..” XanXus突然的扑吻差点把Squalo扑倒在地,用力之猛让Squalo的嘴唇都有点疼。

Squalo感觉到XanXus一直在啃咬他的下唇,是要他把嘴张开的意思,Squalo没有违抗XanXus的习惯,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把嘴张开让XanXus的舌头长驱直入之后Squalo马上就后悔了,为什么光是接个吻都会有“快被XanXus艹死了”的错觉?!

以前在床上的时候XanXus就常常不把Squalo干到失去意识不罢休,现在接吻也是,Squalo腿都软了XanXus才肯停。 

“突然很想这么做。” 

你说的倒是轻描淡写啊XanXus?!你是野生动物吗?!一切行动靠本能的吗?!要不要把你的兽性发挥得那么淋漓尽致啊?!好吧,失忆前和现在也差不多.. 

Squalo扭头一看,果然啊,那窝小崽子趴在窗台上看得津津有味啊?!贝尔菲戈尔,你的眼睛都给刘海遮住了,厉害举个比你脑袋还大的望远镜作甚?!




“我回来了。” 

“啊,麻麻回来了,有一个自称是me的师傅的变态凤梨找上门来了。” 

Squalo一开门,迎上来的是弗兰,下一秒Squalo就看到从弗兰的青蛙帽里突出了三叉戟的尖端。 

“kufufufu,真是不可爱的徒弟。” 

“六道骸?”Squalo走进门,顺手把弗兰出六道骸的三叉戟上取下来放回地上。

XanXus和贝尔在安定(?)地下着西洋棋,狱寺隼人在看书,山本武练习没有偷懒,很好,没有因为一颗变种凤梨引起太大的混乱。 

“你老婆要是离家出走了,他是带着你大女儿来过这里,后来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至于跳马,他跟老子玩失踪很久了,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kufufufu,小麻雀这几天太辛苦了,我让他今天好好地待在床上休息,嗯,他是下不了床的。” 

“这里可有四个小鬼。”还有一头野兽。

“好吧,说正事,按彭格列的意思,你们几个都能听。” 


“先说说Squalo你大概会想知道的吧,关于XanXus。” 

“那天一大早Vongola总部就接到通知说XanXus失踪了,最后一个见到XanXus的Varia成员说他看到XanXus去天台了。” 

“当大家因找不到XanXus而有些慌乱的时候,我和小麻雀,还有沢田纲吉接到九代的秘密电话,似乎是他在他的私人别墅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XanXus,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嗯,XanXus把他醒来之后记得的事都告诉我了。” 

“顺便一提,九代发现昏迷不醒的XanXus手里握着一个匣子。” 

“匣子?!” 

“kufufu,和把这四个守护者变成这样的那个匣子一样,而产生了不通的效果,大概是XanXus做了什么,或者自身的特殊体质引起的效果削弱吧。”

“还是没想出解决办法吗。” 

“不敢随意尝试,因为一不小心失误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现在Vongola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Vongola现在相当于损失了两名非常重要的守护者,作为Vongola的重要战斗力,Varia的现况更是让人担忧,尤尼也有感觉到,非常模糊,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发动最终攻击会是不就之后的事。” 

“但我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Vongola的影响力很广吧。”XanXus突然开口,“藏得这样好,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内奸。” 

“kufufufu,不愧是XanXus。” 

“有范围吗。” 

“目前最有可能的是加柏罗涅,西蒙,米鲁菲奥雷,Varia和Vongola总部。” 

“沢田纲吉打算怎么办?” 

“彭格列感觉到了,对方静下来了,静得可怕。”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就像是对方完成了准备的最后一步,准备深吸一口气之后开始致命的最后一击?” 

“完全正确。” 

“沢田纲吉感觉到对方‘静下来’是从什么时候起?” 

“XanXus出事之后,我还要说的就是,现在外界看来,你们六个都【生死不明】,对方的目的大概就是这个,至少让你们没办法出现。” 

“没办法用幻术做出假尸体?” 

“kufufu,就算是我,也没办法保证百分百不被所有人看穿,彭格列还在求稳。” 



六道骸离开的时候顺便带走了四个小鬼,说是要带他们去见一见沢田纲吉。

屋子里只剩XanXus和Squalo两人独处,而Squalo并没有因为这样而过于紧张神经质。

或者说,Squalo从洗完澡就坐在床边,发呆想心事,完完全全把XanXus晾在一边。 

“喂,大垃圾。” 

“BOSS你刚刚叫我什么?!”Squalo“嚯”地一下抬起了头。 

“早就想这么叫叫看了,终于肯回魂了?” 

“我想点事。” 

“喂,大垃圾。”扯头发。 

“干什么你这混蛋BOSS!”

XanXus比变小后的贝尔难对付,贝尔再熊,敲一敲就好,就算XanXus也变小了Squalo都没胆敲他啊。

“哼,看来我们以前就是这样相处的。”XanXus抓着Squalo的头发不放。 

“混蛋BOSS”?这听起来比“XanXus”有意思多了,让XanXus听着就想狠狠干他Squalo。 

“别扯..” 

“为什么,不是为我留的吗。”

失忆后的XanXus曾无意中问过Squalo为什么留这么长的头发,而Squalo的表情让XanXus放弃了向他索要答案的的念头。

之后XanXus也没有问过Squalo他自己身上的疤是怎么回事,或者为什么Squalo的左手是义肢之类的问题。

在XanXus眼里,Squalo完完全全是个什么都写在脸上的白痴,很多事的答案,XanXus光是看他的表情就能猜出七八分。

XanXus也完全相信Squalo这样的白痴是自己爱上的人。



XanXus吻了Squalo,Sqaulo知道那个吻的意思,他知道XanXus接下来会做什么。 

“哼。”XanXus笑了,他感觉到Squalo的心在砰砰直跳,他满意Squalo的反应。

吻离开了Squalo的嘴唇,从下巴到脖子再到锁骨,细细碎碎的吻,花瓣一样落下,也留下花瓣大小的殷红痕迹。 

“呜..XanXus..”Squalo没抑制住地低喊了一声。

XanXus的吻在Squalo的锁骨和喉结之间来回移动,吮吸更加用力,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恶趣味。

感受到Squalo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的力道再不断加重,XanXus决定把吻移向更美妙的地方,他把一边手探入Squalo的睡衣,另一边手开始解Squalo睡衣的扣子。 

“看着我。”XanXus低声命令道。

XanXus的低声命令有那么一点故意的成分,本来就已经沾染上一点情色气息的嗓音,在压得更低了之后,让Squalo更加难以抗拒。

在Squalo睡衣里的那只手在不断揉捏他的腰,而负责解扣的那边手则是不紧不慢地一路向下,Squalo白皙而精壮的肉体一点一点显露眼前。 

“也许我之前还应该要求跟你一起洗澡。” 

“喂!”Squalo别过脸去。 

现在的XanXus不知道,失忆前的自己,准确的说是很久以前还没和Squalo在一起时的自己,就曾和Squalo两人独处泡在一个温泉池子里。

那个时候,Squalo表面上镇定,心里正在大喊大叫阻止自己的视线往XanXus那边飘,而且还一直有“BOSS在看这边”的错觉。

那时的Squalo哪里知道,XanXus真的在朝他这边看,还看得明目张胆,不亦乐乎。 

Squalo一直坚信着,XanXus会毫无理由地把贝尔鲁斯利亚和列维打发出去,完全是因为“混蛋BOSS一向这么任性”而已。 

XanXus稍稍一用力把Squalo摁倒在床上,四目相对。 

“帮我脱。”又是简单的命令式,又是有意压低的性感嗓音。 

Squalo一颗一颗地帮XanXus解扣子,不敢再直视XanXus在黑暗里泛着微微红光的瞳孔。

夸张点说,光是XanXus那双认真又熊熊燃烧着某种剧烈情感的红眼睛,就能在精神上把Squalo艹个半死。 

XanXus看着Squalo光着的上半身,在隐隐透进来的月光下似乎也发出浅浅的光芒,他知道自己没法再不紧不慢了。

俯下身在Squalo的胸前吮吸和轻啃,往下是肋骨,腰,小腹,一寸也不想放过,像白雪皑皑里绽放出红梅。

此时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Squalo不能看见XanXus在月光下弯曲,线条有力而性感的背脊,在昏暗的房间里像夜空里的新月。

XanXus的手从Squalo的腰侧划向小腹,再往下就是关键的地方。 

XanXus又深吻了一下Squalo。

下半身的衣物一下子被全部褪去,Squalo有些羞耻地夹紧了双腿。

XanXus很快也褪去了自己的,嗯,总的来说,天秤座的是很讲究公平的。 

“呃..”Squalo感觉到XanXus用宽厚温热的手掌握着了他的那个地方,他咬了咬下嘴唇,看了一眼XanXus。 

Squalo的小腹有一股热流在里面不停地翻滚。 

“再等等。”XanXus这么说着,没停下手中的动作。

Squalo右手下的床单真被抓扯向一个扭曲的极限,Squalo的出路被XanXus堵死了。

生理上的泪水从眼角滑落,Squalo瞪了XanXus一眼,他有种想咬XanXus一口的冲动。 

“放开?别后悔了。”XanXus挑了挑眉。

好吧,XanXus真的要开动了。 

Squalo闷哼了一声,瞟了一眼XanXus小腹上随机出现的的一团白浊,脸上的温度有些上升。

XanXus扳开Squalo的双腿,Squalo的那里正吸引着他身下的火热。

他用手指沾取了一些小腹上Squalo的东西,强压着耐心用一根手指缓缓进入了Squalo。

里面的温热紧致让XanXus快速放入了第二根手指。

诱人,XanXus发现身下的人今晚不断地把“诱人”二字一次次诠释得更加淋漓尽致。 

“嗯..啊..Xan..Xus..你..混蛋..啊..”唾液和对XanXus的咒骂从Squalo的嘴角溢出。

三根手指全部插入,积极地做着拓展,XanXus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撬开了Squalo紧咬的牙关。

任XanXus的手指在嘴里翻来覆去,此时的Squalo早就把“咬XanXus一口”的“雄心壮志”抛到九霄云外。 

XanXus把放在那里的三根手指抽出来,接下来要进入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XanXus胯下的猛兽毫不犹豫地闯入了Squalo的身体,Squalo并没有眼前一黑,而是眼前一白。

白屏中的Squalo想起一件事,那天他第一次见到失忆后的XanXus,是不是忘了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了,XanXus,好久不见,老子都他妈差点忘了真真正正的“差点**死”是什么滋味了。 

“..啊!”Squalo因痛发出的吼声,有些低沉,有些沙哑,真是差点痛得昏死过去。 

XanXus的坚挺在Squalo的那里用力地抽动,咒骂和着呻吟从Squalo的喉咙深处钻出来。

更加用力地进出,让Squalo忍不住夹了XanXus一下,报复一时爽,XanXus马上会让Squalo恨不得跪地求饶。 

Squalo的身子都软了,嘴里的嗯嗯啊啊更是止住,他现在能够盯着XanXus看了,看个仔细看个够。

理智思维全都不见,Squalo现在想做也唯一能做的,不过就是注视着XanXus。 





XanXus醒来,Squalo并没有枕在他的手臂上,他正坐在床边,背对着XanXus抽着烟。

XanXus坐起身,从背后环住Squalo,轻轻抢过他的烟自己抽了起来。 

“XanXus,有些话,我想我不得不说..” 

“不想听。” 

“喂——!” 

“你想说什么我都猜得出来,从第一眼看到你,你的眼神差不多把该说的都说了。” 

“..所以说XanXus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那不重要,现在能肯定的是,你爱我,现在的我也很爱你,而且我喜欢这样,这些就够了。” 也喜欢和那几个臭小鬼还有你在这里的这些日子。

“真是和以前一样任性。” 

“我想到一件事,关于Vongola。” 

“嗯?” 

“敌方所谓的准备工作是至少先夺去我们几个的战斗力吧。” 

“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样做..应该是这样没错。” 

“那么如果他们觉得他们的计划成功了,我们就是他们预料之外的战斗力了。” 

“对啊!即使他们有把握对付现在的Vongola,那我们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在计划之外!” 

“我们现在的实力和以前比起来怎样。” 

“因为肌肉记忆和天生的脑子好使贝尔没问题,六道骸和玛蒙都说弗兰可以,那就是没问题..山本武和狱寺隼人的配合基本上也完成了,至于XanXus你..” 

“还有我和你。” 

“我们..戒指!四个小鬼的戒指都在跳马和九代那里!XanXus你戒指呢?你现在要是能很好地应用戒指,战斗力就会比现在提升很多!” 

“什么戒指。” 

“相当于一种可以大大增强战斗力的装备吧,要用信念燃起火焰..XanXus你完全不知道吗?我打电话给跳马问问..他要是还关机老子就剁碎他再下锅蒸” 


“XanXus,九代说发现你的时候你身上就没带着戒指了..” 

“Varia总部在哪。” 

“啊?” 

“去那里,戒指在那。” 

“..超直感?好吧..我们走。” 




“从这里上去不会被人发现对吧。” 


“对,这里上去,跳马说鲁斯利亚已经把在这里巡逻的都打发开了,这里本来就最难守,所以直接上去就是我的房间。” 

“上去吧。” 

“..真是没想到有一天你回来也要这样偷偷摸摸的。” 



“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完全不像很久没人住的样子。” 

“鲁斯利亚说他有在定期打扫,啧,老子戒指呢。” 

“你留在自己房间里?” 

“嗯..离开的时候留在抽屉里的..鲁斯利亚不会乱动的啊,他也说没有其他人会进来的..” 

“你抽屉里的东西很少。” 

“嗯,本来就不多..”还有大部分以前是在你房间里。 

“去我的房间。” 

“诶诶?”说什么来什么啊? !

“走了。”
“就是这里?” 

“嗯..” Squalo环顾四周,XanXus的房间也都没有变啊,好像也没有别人住进来的样子嘛..可恶,老子才没有在高兴! 

“看来我们以前感情不错。” 

“啊啊?” 

Squalo转身看到XanXus衣柜的门大开,而XanXus手上提着个枕头,枕头套被扒开,上面 ..是不是绣了什么字..?还是粉红色的啊?!!

【和BOSS好好完成夫妻功课的时候也要小心身体哟小斯库~】

老子没有失忆吧?这个枕头确实是老子以前用过的吧?!老子从来不知道这上面还绣字了啊?!!! 

“鲁·斯·利·亚..”咬牙。 

“这件衣服是你的吧。”XanXus就算失忆了也看得出来这不是他自己的风格。 

“还有这套西装..两条情侣款的皮带..都放在很里面。” 

XanXus从衣柜中抽出头发现自己又被无视了..为什么会有一种把皮带甩他脸上叫声“大垃圾”的冲动?

此时的Squalo正瞪着手中的抱枕怀疑是不是每次自己被XanXus干得不省人事都是这个枕头套的诅咒。 

“..对了XanXus,你找到戒指呢吗,XanXus?”

XanXus望着自己的酒柜,那种情境,你可以想象一下,过年的时候,亲戚家的熊孩子来到你的房间,望着你的一柜子手办.. 

“终于肯从枕头的世界里出来了?” 

“没有那回事!” 

“我以前是怎么睡的。” 

“嗯,有的时候是坐在椅子上..不然就是床上了。” 

“什么姿势,这样?”XanXus说着就往床上一躺。 

“你一个人睡的时候是这样,再往中间挪一点。” 

“那和你一起睡的时候呢,你躺上来。” 

“和..和(你失忆后)这段时间差不多吧..哦对了,这段时间还有那几个小鬼一起睡,每天早晨醒来贝尔和弗兰都会夹在我们中间..山本武会抱着狱寺小鬼背靠着我的背..” 

“所以说,以前应该是这样?”XanXus把Squalo的头按在怀里。 

“你以前是背对着我还是面对着我。” 

“..面对。” 

“那就快点转过来。” Squalo面对着XanXus侧躺,他的鼻尖就蹭着XanXus的胸口,他能感觉到XanXus很轻车熟路地环住他的腰和脖子。 

“找到了。” “在哪?!”用“鲤鱼打挺”形容Squalo一点也不过分。 

“那里。”XanXus指了指门边一个柜子底下。

除非像XanXus刚刚以那样的姿势那样的角度躺着,没有人会注意到那里。 

“是把柜子推开吗?XanXus,这里用幻术藏了一个嵌入式的密码箱,很小。” 

XanXus望着蹲在柜子边上的那坨银白色,想着等事情都完了一定要把他按在这张床上干个痛快。 

“XanXus,要密码..” 

XanXus随口说了一串数字,Squalo没多想就输进去了,完全忘了那几个数字代表一个日期,他Squalo“殉职”的那一天。

密码箱被打开,里面躺着两枚戒指。 



“贝尔他们应该已经到家了,我们进去吧,XanXus?” 

“我以前,会跟你说‘对不起’吗。” 

“啊?” 

“我说笑的。” 

“唔唔!!”又来这套?!老子不是吃素的好吧?!就你吻技好是吧?!

...等一下..XanXus..我知道了..XanXus你是饿了吗..XanXus老子有点腿软..混蛋BOSS.. 

快差不多一点...得救了!

Squalo靠在XanXus肩上都不知道该瞪眼还是该翻白眼。 

“那个~~BOSS你们好了吗~~?” 

“鲁斯利亚!”枕头套的事老子以后再慢慢找你算账。 

“小斯库你可回来了~~小贝尔可不听话了呢~~~人家实在没办法管啦~~” 

嗯,看得出来你的鸡冠头有点焦了。 



“嘻嘻嘻,麻麻你终于回来了,王子才不要吃人妖大婶做的烤布丁。” 

“白痴王子又在me的帽子上插刀子了。” 

“Squalo你们终于回来了,你们不回来隼人一直放不下心呢。” 

“才没有!” 

“好了都别闹,坐好了,果汁还是布丁?” 

“王子要吃鲨鱼形状的饼干,青蛙形状的来几块也不错。”

“没有那种东西!” 

“好啦~不要再惹小斯库生气啦~不然他血压又要高了~~” 

“不过鲁斯利亚,你来这边没关系吗,这里有太多人来过了,会暴露的吧?” 

“十代让我带话过来给你们啊~他说作战计划已经定好,还有,虽然知道BOSS不会接受,但他一定要我替他对BOSS说声‘谢谢’呢~” 

“感谢BOSS?为什么?还有,定好了作战计划,也就是说,找到内奸了?” 

“内奸在我们Varia。” 

“谁?!” 

“布鲁克·佛杰。” 

“..谁?” 

“小斯库你的反应和我当时一样啊~~如果我说他是我们Varia的云守兼现任作战队长你信吗?” 

“哈?云守和作战队长什么时候轮到一个无名小卒当了?!再说老子一开始就想问了,怎么不是你啊?!” 

“MO~虽然做着以前你做的工作,但是作战队长确实另有其人啊~~而且啊小斯库,那个布鲁克,我查过了哦,他在我们Varia至少有三年了哦~不过不查资料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人呢~” 

“丫是云守还是雾守啊?!这么诡异!”在Varia待了三年的人Squalo不应该没印象啊.. 

“估计就是有这种容易被人忽视的特殊能力才能在我们Varia当内奸呢~~” 

“有这特殊能力丫怎么不去打篮球啊?!” 

“难道只有me觉得人家好歹是个幕后大BOSS,到快结尾了才提人家的名字,这样做很伤人吗。” 

和Vongola接触的多的除了西蒙就是加柏罗涅和Varia了,西蒙相当于Vongola自己人,在混在西蒙里当内奸就相当于直接挑战Vongola。

跳马和自己的手下就像家人一样,去加柏罗涅当内奸也不科学,相比之下,表里俱污的 Varia是最好的选择。 

“那沢田纲吉是怎么发现他的?”能骗过BOSS和老子,还在Varia几个守护者眼皮子底下当了这么久内奸.. 

“以前一直没有被发现,大概是因为BOSS吧。” 

“因为BOSS?” 

“十代很少亲自来Varia,BOSS可是一直都在Varia待着,如果没有BOSS在背后操控,就算是列维都会发现有蹊跷吧。” 

“BOSS有意让那垃圾不被拆穿..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所以,十代目还猜测,BOSS会变成现在这样..” 

“大概是我故意的。”

贝尔和弗兰变小,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变小,这些也许都不在XanXus和沢田纲吉的预料之中。

XanXus故意中招,进一步确定了布鲁克以及他背后势力的实力。

所以XanXus会问Squalo【我以前,会跟你说“对不起”吗】,让Squalo离开Varia,是他故意的。 

XanXus敢这么赌,因为他相信Varia,相信自己,也相信Squalo,相信Squalo这个白痴绝对不肯把头发剪了。 

Squalo离开Varia,XanXus身边少了一个最亲近的人,布鲁克就会放松警惕,做出更多动作,或者说布鲁克一开始就有意离间XanXus和Squalo,而XanXus也将计就计。

正因为Squalo离开了Varia来到这里,贝尔和弗兰,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变小了之后有了栖身和恢复战斗力的地方,更不用说中招的XanXus。

一开始就被“排除在外”的Squalo也成了失忆后的XanXus找到戒指的关键。

更重要的是,现在【不存在威胁】的六个人,正好可以让布鲁克和他背后的势力措手不及。 

“十代准备先发制人呐~Vongola打头阵,BOSS你们在双方不相上下的时候插进来,打乱
他们的节奏就好,等他们乱了阵脚,其他家族也会一起上的。” 

“少了雨守和岚守,Vongola还真是敢啊。” 

“因为me的师傅就bian态啊。” 

“放心吧隼人,到时候你的背后就交给我吧。” 

“你也一样,别死了啊。” 

“啊拉~Vongola的小岚守和小斯库待久了,性格都变得像了呢~” 

“王子才不要像麻麻。” 

“me也是。” 

“喂!” 

“差点忘了说,这个很重要,六道骸和入江正一,威尔第他们几个,对那个匣子已经研究好了,就差一个关键的随机数据,所以,布鲁克要活捉哦~~” 



“BOSS,我们就在这里埋伏。” 

“嘻嘻嘻,已经开始了呢。” 

“me的师傅果然心灵扭曲呐,连用的幻术都那么扭曲。” 

“隼人,阿纲他们没问题的。” 

“我知道,你,今天没问题吧。” 

“任何时候都不会有问题的。” 

“小鬼们听着,计划稍微变一下,你们四个先上,我和BOSS看时机再来个二段推进,行?” 

“没问题!” 

“别给老子丢脸啊,去吧。” 

“是!临时作战队长!” 

“等回去的时候,让贝尔和弗兰把‘临时’两个字去掉。” 

“...知道了,BOSS。” 



“BOSS,我们可以..” 

“等等。” 

“BOSS?” 

“叫我名字,大垃圾。” 

“XanXus?”有什么事一定要现在说? 

“那次让你在雨中等那么久,我不是故意的。” 

“嗯..”XanXus这是在解释? 

“那天约你是真的有事。” 

“什么事?好了,XanXus我们等事情结束了再说,我们现在先..” 

“那天本来是买了戒指给你,我压在床垫下面了,回去戴上。” 

“哦..哦..” 

“那是婚戒,还有,那天是你的生日你知道吗大垃圾。” 

“啊?好像是..等等!XanXus你全想起来了?!!!” 

“嗯,从【那天】早晨醒来就模模糊糊有一点,拿到戒指回来的路上全想起来了。” 

“所以混蛋BOSS你!!” 

“因为很有意思。”就接着装下去了。 

“喂!!” 

“下去了,垃圾鲛。” 



“嘻嘻嘻,你的荷包蛋是王子的了,青蛙。” 

“笨蛋王子,你原来只有身体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吗,啊,me想起来了,你本来就这么幼稚。” 

“王子要把你扎成青蛙仙人掌。” 

“啊拉~小贝尔和小弗兰好好吃饭啊~~” 

“为什么又是人妖大姐做饭啊。” 

“BOSS和小斯库都还没起床啊~嘛~估计小斯库今天是起不来了~~” 

“哟~早上好~” 

“是山本和狱寺啊~找小斯库吗~~不巧哦,刚刚还在说小斯库今天下不来了呢~~”

“十代目说,这次XanXus和Squalo帮了大忙,让我和这个笨蛋来道个谢。” 

“小斯库要是知道了,就算嘴上不肯承认,心里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隼人变得和Squalo亲了很多了呢。” 

“没有那回事!” 

“me觉得Vongola的雨守好像带着媳妇回家见公婆的。” 

“嘻嘻嘻,王子同意。” 


同时,XanXus也圆满了【在自己的床上干Squalo干到爽】的愿望。

瘫在床上腰都直不起来的Squalo后知后觉地想到,那个匣子效果的另一个破解方法不会是“来一发”吧?!这什么鬼设定啊喂!

还有那颗凤梨,不会早就知道这个那天才把那四个小鬼带走的吧?!

老子把你切成三段哦!!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29 )

© 七百个萌萌站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