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个萌萌站起来

诚信肥宅_(:з」∠)_
不定期更新没营养日常碎碎念和一点脑洞

身体



想着R18却写出比清水平淡说是日常也无聊得不像话的东西【。
仔细嚼嚼也许还能尝出点肉味?【才怪
总之是平行世界的承花吧(・_・; 含微量【乔西】

———————————————————

身体

当眼睛适应了从窗帘缝钻进屋子的光线之后,花京院赤裸的后背清晰地映在承太郎绿宝石色的瞳孔。
花京院的两条腿随意地搭在一起,实际上此时他正全身一丝不挂只随便用床单遮了一下自己的私处坐在床边盯着自己的脚发呆。
跟自己的上半身相比,自己的腿和脚都显得有些瘦弱,跟承太郎相比,自己整个人都跟“强壮”沾不上边。
身后的床单发出轻微的声响,花京院知道承太郎醒了,他感觉到承太郎强壮的手臂缠上自己的腰,他感觉到承太郎的鼻尖,额头,眉毛,嘴唇,下巴,轮番在自己的腰上轻轻蹭着。
“真想不通为什么195浑身筋肉的大男人还会用抱着别人的腰用头蹭别人的肚子这种方式来撒娇”——花京院曾听说过自己的意大利导师这么抱怨过,如今想起来才尝到其中的一丝恋爱的酸臭味。
“你今天起得有点早,花京院。”
“虽然我们已经达到过负距离,不过做同样的梦也太科幻了点吧JOJO。”

差不多两个多月前,从大二下半学期就开始跟承太郎同居的花京院第一次见到承太郎做噩梦。
那时候花京院正好不小心伤到了眼睛,双眼蒙着纱布在家宅了一个星期,承太郎一个星期以来晚上除了抱着花京院睡以外什么也不能干。
拆纱布的前一天晚上,花京院发现承太郎大吼大叫在做噩梦,吓得他赶紧把承太郎拍醒了。
承太郎醒了之后马上开了灯,全然不顾花京院的各种询问就脱了花京院的睡衣。
花京院只记得承太郎把他按在床上,颤抖着抚摸着他的小腹然后亲吻着那块地方,他感觉到带着承太郎体温的液体滴落在小腹上。
花京院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噩梦能把开学第二天就跟迪奥教授大打出手的自己的恋人吓成这样。
花京院当上迪奥助教的那天,承太郎告诉了花京院那个噩梦的内容。
承太郎说自从他梦到穿着品味极差的开裆裤的迪奥暂停了时间把花京院的肚子戳了大洞之后,他每次见到迪奥就恨不得对着他的脑袋欧拉上几拳。


“真是个可怕的梦,逼真到我差点以为自己真的再也醒不来。”
“你在梦里穿那套校服很好看,但我不喜欢它被穿个大洞,花京院。”
承太郎的大手抚摸着花京院的腹部,天知道他当时有多么庆幸自己只是做了个梦,有多么庆幸醒来之后怀里的花京院还是完完整整有生命的。
“那该不会是另一个世界线的我们吧?哈哈,我觉得我把那个梦做完整之后应该去找那个脾气古怪的岸边老师把它画成漫画。”
花京院低头看着承太郎像是为了确认什么似的紧紧贴在自己腹部上的大手,目光再往下移一些便看到自己大腿根部那些斑斑点点的红色痕迹和几个牙印。
“承太郎,下个假期我不打游戏了,我们去日光浴吧!!”
花京院盯着自己的大腿又不由得不甘心起自己的肤色竟不如承太郎这个混血儿有男子气概。
“好啊,去美国,那婆娘最近也说想见你了。”承太郎稍稍换了个姿势,又蹭了几下花京院的后腰,他似乎就想已这个姿势再补一会觉。
花京院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噗嗤”了一声,颤抖着开始憋笑,有些凌乱的刘海也在半空中微微抖动。
“承太郎…我觉得…哈哈哈…我觉得我们在那个世界线的我们会穿着那套校服去做日光浴哈哈哈…”
“你再提那个梦我就打电话叫乔纳森把迪奥带到埃及去然后你做好至少半年都见不到他的准备,我认真的,典明。”
“这可不像你,JOJO。”
花京院有点开始庆幸起今天是周末,在那样的梦中醒来之后他今天确实不怎么想见到迪奥。
“抱歉承太郎,一大早就进行这么不愉快的话题。我们还是再睡一觉吧…哈哈,知道吗,有一次我梦到自己坐在一艘结实的黑色皮筏艇里在海上漫无目的地漂,醒来发现我趴在你胸口上。”
“我有次梦到在海底被人鱼用尾巴甩了脸,结果醒来发现压到了你的刘海。”
“我去把窗帘拉严吧,这样睡…承太郎?”
“就这个姿势,睡吧。”
花京院的鼻息轻轻打在承太郎的胸口,承太郎觉得胸口发热,他睡不着了。


他的目光从床正对面的白墙游移到盖着窗帘的飘窗,他跟花京院在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做过。
做过那个噩梦之后,也是花京院眼睛痊愈之后,他们第一次做又是在墙上。
那一次承太郎特别专注,他甚至听不清花京院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只想着去确认花京院的存在。
一想到那个梦,承太郎觉得就算吻遍花京院的全身,用力地抱着花京院也不足够。
承太郎看到墙角的全身镜,他看到自己和花京院的身体交织着贴在墙上,他看到花京院吻着自己的鬓角,花京院的身体比照在墙上的阳光更明亮。

———————————————————

感谢品尝☆〜(ゝ。∂)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七百个萌萌站起来 | Powered by LOFTER